医院文化
读《我们仨》有感
作者:奚颖    文章来源:本站原创    点击数:142    更新时间:2017/10/9

2016年5月25日凌晨,中国女作家、文学翻译家和外国文学研究家,钱钟书夫人杨绛在北京协和医院病逝享年105岁。她在92岁时所著的《我们仨》 以简洁而沉重的语言,回忆了先后离她而去的女儿钱媛、丈夫钱锺书回忆一家三口那些快乐而艰难、爱与痛的日子。我在工作之余读了《我们仨》,切身感受了这样一个单纯温馨的学者家庭他们几十年平淡无奇、相守相助、相聚相失。

其实,在医院里,也有这样一群人,他们上班的地点一样,回家的终点一样,近在咫尺却经常几天才难得见上一面;他们曾海誓山盟,执子之手、与子偕老,可面临困难时,那双手可能正在手术台上忙碌,怎样都伸不过来;他们曾彼此承诺要扛起家庭的责任和担子,心却时常被患者的疼痛牵着走,为人子女、父母、爱人的角色常常缺位。而这一切,只因他们从医,并且成了夫妻。

他们是救死扶伤这个战场上的“战友”,也是互相督促、共同进步的同事,还是彼此扶持、同甘共苦的朋友。白大褂是他们的“情侣装”,医者仁心是彼此的信仰。我和我的爱人就是医生夫妻中的普通一对。大学时,我们一起努力、共同奋斗,度过一段美好的青葱岁月,毕业后我们来到安康市中医医院工作,共同携手奋战在临床一线。三年前,我们步入了婚姻的殿堂,一起组建了属于我们俩的小家庭。由于科室人员紧缺,我们没有时间享受和普通情侣一样的蜜月旅行,婚礼第二天就回到了各自的工作岗位上。

我是一名肿瘤科医生,危重患者多,常常要面对不可治愈和生死离别。都说肿瘤科是见过死亡最多的科室,也是医务人员容易抑郁的一个科室,因为很多病人走进来,却没能再走出去。不久前,我收治了一位年仅4岁的小女孩,恶性肿瘤晚期,本该无忧无虑的年龄,却被病痛无情的折磨着。住院期间,正好赶上她的生日,科室的医务人员为她精心准备了生日蛋糕和小礼物,看到大家甜美的笑脸,听到大家疼爱的话语,吃着甜甜的生日蛋糕,这个被病魔折磨已久的孩子终于露出了久违的笑容。那一刻,我们心里有了瞬间的宽慰。然而不幸的是,死神很快就来了,他无情地夺去了小女孩儿的生命。小女孩儿离去的那个夜晚,我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家,心里像压了一块巨石一样沉重,面对哭闹的孩子和繁琐的家务,终于抑制不住内心的无奈和痛苦,撕心裂肺地哭了起来,我拨打了爱人的电话。他是一名新生儿科医生,那段时间,被派到白河县人民医院援建,作为他的妻子,我很理解他的选择,就在背后默默支持他。电话接通后,不容他说话,我便哽咽着向他抱怨:“为什么非要你去支援?为什么我想找人说说话的时候你都不在?为什么不能多回家看看?为什么我们要当医生啊?我真没用,我救不了他们。”电话那边沉默了很久,等我平静下来,他耐心地对我说:“别哭了,你是党员、你是医生,是患者的支柱,你要乐观、坚强,才能鼓舞你的病人。前几天,我们把一个只50多天的孩子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,孩子痊愈出院的时候,你不知道我们有多开心。这边医疗条件有限,很多人看病要走很远的路,我来了,希望可以最大限度地帮助他们。你一个人在家里担子很重,但这里的孩子更需要我啊。”从头至尾,他没有说一句抱歉的话,但我的怨气却渐渐的消退了,脑海里浮现起了入职时的宣誓:健康所系、性命相托,救死扶伤、不辞艰辛。是啊,既然选择了这条路,我们就要披荆斩棘,只要心在一起,没有什么困难是克服不了的。

有人说,你的生命中只有患者,是个不称职的子女、父母、爱人和朋友;也有人说,你是不知疲倦的齿轮,拼尽全力转动,延展他人的生命的长度,却消耗了自己的青春。转眼间,在从医这条道路上,我们已经相伴走过了九年。这九年,我们有疲惫,有委屈,甚至有无奈、悲痛、挣扎的时候,但更多的是欣喜,是感动,是充实,这九年有战胜无数个疑难杂症后的成就感,也有经历挣扎与自己和解后的幸福感。在医疗行业里,还有无数个和我们一样的医生夫妻,他们或许年近古稀,仍旧干劲满满,相互扶持着让余热持续燃烧,他们或许风华正茂,对未来还有无数未知,但意气风发,不断为了患者精进自己的技术和水平。

我们都是这个行业里一个小小的细胞,在全面深化医改的今天,如果每对医生夫妻都能互相包容,互相扶持,始终保有激情与活力,共同为医疗事业而奋斗,这个社会将无比和谐;当我们每个身在平凡岗位的医务工作者,都能拿100%的诚意为患者服好务,我们医改的明天将更加美好。

  • 下一篇文章: 没有了
  • 相关内容


    站内推荐

    热门信息

    安康市中医医院版权所有 2017-2020 All Rights Reserved
    地址:安康市巴山东路47号 电话:0915-8183608 邮编:725000
    备案号:陕卫网审[2011]第0003号 陕ICP备:11010322号